全国统一咨询热线

400-006-7386
 

 

首页     关于我们     企业业务     个人业务     委托向导     保密协议     经典案例     侦探新闻     联系我们  
 
企业业务
企业竞争对手调查
商业欺诈调查
诉讼取证与资产追踪
企业内部人员安全监控
知识产权调查
背景调查业务
违反竞业禁止调查
个人业务
婚前背景调查
婚姻挽回协助
婚姻忠诚度调查
分手大师业务
人员行踪协查
专业寻人找人
疑难杂症咨询
应收账款催讨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新闻 > 太空“侦探”,新高地谁来主宰?
 
太空“侦探”,新高地谁来主宰?
 

 《孙子兵法》有言:“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古往今来,情报对于制胜战争与大国竞争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太空作战域作为情报界新"高度",其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制了地球。”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豪言壮语仍言犹在耳。
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制天权”思想的首次正式亮相,夺取“制天权”成为自由进入太空的“金钥匙”。
在进入21世纪以后,由于广袤的太空蕴含了巨大的政治、经济、军事、科研价值,自然而然地成为当今各国竞相争夺的“新高地”:如美国的“凤凰计划”、德国的“桑格尔”……各个国家的外太空角力手段层出不穷,一场夺取“制天权”的国家竞争悄然拉开帷幕。
巴黎商学院亚洲学术校长赵克锋对南方周末表示,航空科技的进步意味着太空发展不再是国家政府独力发展,如何制定人类对宇宙开发的多赢行为规范和公约,将会是未来重要的课题。
太空里的“侦探”
电视剧《国土安全》和《军情五处》让许多人相信,太空中有视频录像时刻记录着地面上发生的一切,且分辨率极高,能看清人脚上的靴子,就像“侦探”一样。
7月14日,美国《大众机械》月刊网站发表题为《如何从太空侦察军事基地》一文,由前美国陆军情报、监视和侦察综合主管、美国地理空间情报基金会资深成员基思 马斯贝克,展示了如何利用卫星图像来监视地球上的任何地点。
文章称,只需寻找有细长船体(或航母)的港口和码头,海军基地就很容易被发现。以日本横须贺的美日海军基地为例,识别出停靠在那里的是美国海军“罗纳德·里根”号航母,附近的另一艘大型舰船是美国海军“蓝岭”号两栖指挥舰,还可以看到几艘美国和日本的驱逐舰。
兵马未动,情报先行。这篇文章的作者凯尔·沟上称,通过寻找直线、识别成排的物体、审视跑道、观察水域、找出停车场等五个“间谍技巧”,就能够在卫星图像中识别军事基地和其他“看似神秘的东西”。
军用机场或许是最容易定位的地方。马斯贝克在展示中表示,这些机场的占地面积通常比服务于大城市的国际机场小,但它们的跑道不比国际机场短。“军用机场跑道数量也会加倍,以防其中一条在战斗中受到破坏。”
马斯贝克还建议审视图像,并注意格外整齐的成排物体,这种结构是军事纪律和跟踪危险设备的实际需要的产物,通常表明军事基地的存在。
在自然界中,很少会产生一条直线的形状。“如果在卫星图像中看到一条直线,那就是人类在该地区活动的一个重要迹象。” 马斯贝克说。
想找陆军基地吗?马斯贝克揭秘,陆军基地往往看起来像自给自足的社区,有许多公寓楼式住宅,有序地停放着非常大的车辆,还有供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起降的小型机场。以美国陆军第四步兵师所在的科罗拉多州卡森堡基地为例,“基地通常有一大片棕色区域,看上去像是被履带式装甲车反复碾压过。”
这篇文章在发表之后,引起了不少的关注。
美国网友Jay Snead在Quora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一些国家以为在谷歌地图上模糊了其军事基地就是安全的,但事实上大多数潜在的敌人,已经从他们的秘密监视卫星上获得了远比向谷歌地球提供图像的商业卫星更清晰的图像。
“美国的军事和情报卫星相当频繁地更新图像,以便他们能够更接近实时地观察变化。” Jay Snead说。
可见,空间目标监视作为美军控制太空的重要环节,是美军空间力量建设的重点,为此他们花了不少“力气”。
美国“任务与意志”网站7月13日报道称,在美海军陆战队司令戴维 伯杰将军下令启动新的海军陆战队太空司令部约9个月后,“精选海军陆战队员”将开始在位于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学院进行训练。
他们将学习“对太空能力、资产、产品以及对作战影响的态势评估”。
据外媒报道,这些美陆军太空支援小组由4名现役士兵和2名军官组成,带来了卫星情报和通信等空基军事能力的知识库。
在完成训练后,这些海军陆战队员将嵌入美国陆军的太空支援小组,以增强战场单位的“情报和作战计划能力”。
不过,这与电玩游戏或科幻电影里,穿着动力战甲穿梭在太空轨道或星球表面大战外星生物的场景,还相差甚远。有专家学者认为,“成立陆战队太空支持队,意味着太空对军事任务的比重越来越高。”
看不见的太空“战线“
目前,尽管联合国一直致力于阻止太空军事化,但因太空在战争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战争对太空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太空变为人类战场不再是电影中的故事,也不再是强者的“游戏”,许多国家开始将战争触角伸向太空。
为抢占军事战略制高点,各国积极调整军队组织形态,发展新型作战力量。组建太空战的军事编成力量——太空军,成为新热点。
2021年1月,美国先后签署《2020版司令部统一计划》、发布《太空司令部司令官战略愿景》等文件,明确太空司令部职责与目标、核心工作,并推进与其他作战司令部的合作,加强太空作战域能力建设。
法德英等欧洲国家也相继组建太空军事力量。2019年7月1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在法空军内部成立太空军事指挥部,空军最终变身为“航空与太空部队”。据外媒报道,法国国防部长帕尔利表示,她致力于在“太空军事化”的竞争中为法国争取“太空战略自主权”,以应对“来自其他大国的日益增长的威胁”。
美国“政治”新闻网引述智库专家伊萨科维兹的话称:“我们正接近‘星球大战’,它已经不再只是电影中的一个画面。”
随着卫星被广泛运用于冷战结束后的历次局部战争,大国将进一步加大太空防务建设。在美国、法国等国相继组建独立的太空部队之后,德国也在太空作战领域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宣布成立新的太空司令部。
据“防务新闻”7月13日报道,德国国防部当天在位于乌德姆市的德国空间态势感知中心宣布,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
而英国也已于今年年春组建了一个独立的太空司令部,将其作为一个联合司令部,由来自英国陆军、皇家海军、皇家海军的人员组成。
发展太空军事能力成为俄罗斯军队的“重头戏”。据塔斯社2019年5月13日报道,普京在俄罗斯国防综合体发展问题会议上表示,“俄方要积极发展空天部队,这支部队的总要性将与时俱增。”
其它国家也积极开展太空军事力量的建设。2019年,日本发布《防卫计划大纲》将太空列为“关键战略军事领域”,依托其空间技术优势,开始研制QZSS、“隼鸟-2”探测器等多种具有潜在军事用途在轨设施;印度正逐步开展其反卫星试验;2020年,阿联酋发射了其第一颗火星探测器并于今年成功抵达火星。
如果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建立太空军使世界越来越担忧太空军事化,那么如今“宇宙间的军备竞赛”正在成为现实。
据外媒报道,近日,曾在奥巴马时期参与设计对华政策的格雷格对记者表示:“未来拜登政府将会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太空防卫领域,其中包括在太空轨道上保持军事存在,对于全球形成强有力的威慑力。”
而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也曾在参议院说道, “未来的大国竞争一定会在太空”。
的确,太空蕴藏着取之不尽的宝贵资源,拥有制太空权,就有利于支援和保障“地”上的军事行动,但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军太空,也引发了世界对太空军备竞赛的担忧。
据外媒报道,2019年7月11日,俄总统普京与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在莫斯科会见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强调和平利用太空的必要性。普京称,应禁止在太空部署武器,以防止将太空变成军事对抗的舞台。
中国对此也“感同身受”。就在各国将太空作为大国竞争新领域的时候,我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的航天事业完全用于和平目的,中方愿同世界各国开展航天领域国际合作,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
“科学技术的进步本来就应该服务于全人类的和平与共同进步。” 汪文斌强调。
“世界正处于太空军备竞赛的边缘。从GPS导航到监视卫星,现代战争越来越离不开太空,越来越离不开航天技术。”国际宇航科学院(IAA)院士、北京理工大学李寿平教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太空,这个“看不见的战线”,军备竞赛正在加剧。
“我们不希望,太空成为人类的又一个战场。”李寿平说。
在太空“淘金”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拜登政府对于太空作战兴趣浓厚,但美媒对此却并不看好,指出目前美国要继续扩大在太空的优势,“很有可能将变成一种负担。”
因为发展太空军事力量需要强大的航天技术支撑,也需要巨额经费投入。
在冷战时期,为了压制苏联在太空方面的发展,美国出台了在空间建立反导弹防御系统的“星球大战”计划。之后,由于开销巨大,美国宣布暂停这一计划。
如今美国在疫情的影响下,失业率上升、GDP都受到了较大的影响。据邦投条快报202年1月29日报道称,美国2020年全年GDP萎缩3.5%,为2009年以来首次录得负值,且创1946年以来新低。
“如果再要强行推进“太空战略”,只能是给自己徒增烦恼。” 海外网评论员戴尚昀在其文章中这样写道。
可见,太空已经成为大国战略博弈的新焦点和战略制衡的新筹码,是国际战略竞争的制高点。同时,由于空间军事需求的存在,大国竞相开发空间军事系统,商业航天也已表现出巨大的效益潜力。
到太空“淘金”,使得全球太空探索领域的投资激增。据美国跨国金融服务公司摩根斯坦利发布的预测报告显示,到2040年,全球太空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10530亿美元。
而卫星将是连接产业应用上下游的关键。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总裁肖特威尔日前公开透露,该公司预计1800枚卫星最快9月就能全数进入轨道位置,“届时名为‘星链’的卫星互联网将具备初步运转的基础。”
这也意味着,全球航天活动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新航天时代”呼之欲出。
可以预见,无论是面对太空“香饽饽”的情报监测数据,还是各国争先恐后在太空中划下“看不清的战线”,亦或是令人向往的太空“淘金“之路等,大国太空博弈正日趋激烈,国际安全面临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也更加突出。
据美国《航天新闻》报道,2020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新版“太空防御战略”概述称,“美国防部将致力于保持制天权,为美军和盟军提供空间能力,并确保空间稳定。”
“美国防部究竟其是否为了美国本身的商业利益和新型太空战略部署而铺路,我们都应该深思和沉着应对。”赵克锋说。
诚然,太空不是谁的领空,而是全人类的共同资源,任何国家都不该将自己的安全凌驾于世界的安全之上,也不该擅自开启太空战争的“潘多拉盒”。
 
Copyright ©2004-2017 上海奥智商务调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内容: *
称呼: *
电话: *